自媒体花式套现:除出售股权之外电商成主渠道

2016年12月11日 01:3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12月8日,知名星座博主“同道大叔”的公司“同道文化”被美盛文化收购部分股份,“同道大叔”本人在此次交易中套现2亿元。自媒体的套现能力令人惊讶,事实上,除了出售股权之外,自媒体还有多种套现能力。

  事件

  估值3亿元的“同道大叔”卖了

  12月8日,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称其控股母公司美盛控股拟以2.175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2.5%股份,其中包括创始人蔡跃栋的部分股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持有同道文化15%股份,美盛控股持有72.5%,蔡跃栋持有12.5%。

  同道大叔是微博知名星座博主,他还在微信上开设同名订阅号。其推出十二星座主题漫画的微博在网络上颇受欢迎,形成了独有IP。公告称,目前同道文化拥有全网第一星座文化类微博账号“同道大叔”以及全网第一女性微信订阅号“同道大叔”,账号内容涉及星座、动漫、趣味、女性、娱乐、创意等各个领域。

  根据公告,截至2016年8月“同道大叔”在新浪腾讯微博、微信中拥有的粉丝用户人数合计已超过1600万,各平台粉丝总计超过3000万人。同道文化2016年上半年未经审计营收2443万元,净利润617万元。

  美盛文化认为,同道文化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将媒体运营、IP内容开发与运营完美结合的公司,是公司产业资源重点培养的自有IP之一。本次交易有利于公司加强对同道文化的经营管理,有利于进一步加强同道文化内容端和变现端的能力,有利于公司进一步完善IP文化生态圈建设,提高公司的IP运营与变现能力。

  蔡跃栋就是自媒体账号“同道大叔”的本名。公开资料显示,蔡跃栋生于1988年,201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同年6月起,开始在个人微博上发布“同道大叔”系列星座漫画。

  根据此次美盛文化2.175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2.5%的股份进行换算,目前同道文化价值在3亿元。蔡跃栋个人从原先72.08%的持股比例减持到12.5%,在这一过程中,其个人套现近2亿元。

  现象

  多个知名自媒体纷纷上市套现

  除了同道文化通过股权交易变现之外,多个知名自媒体账号也已经挂牌或正在申请上市。

  今年7月,WeMedia申请挂牌“新三板”。与同道大叔不同,WeMedia并非一个自媒体账号,而是多个自媒体账号联盟。根据挂牌说明书,WeMedia成立于2013年6月,截至目前拥有200多个微信公众号,覆盖3000多万粉丝,估值4个亿。财务数据显示,其2014年、2015年,及2016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85.09万元、5426.09万元、1962.15万元。

  去年12月,“冷笑话精选”在新三板挂牌,其运营方为厦门飞博共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除了“冷笑话精选”之外,飞博共创还拥有“星座秘语”、“美食工场”等多个微博大号。

  公告显示,公司主要是依托微博、微信公众号、App等几大主流社会化媒体平台,通过分享新鲜、实用、有趣的多维度资讯,并以此为基础开展互联网广告服务。飞博共创2015年1月到5月的营收为835万元,净利润为96万元;飞博共创2014年营收为1912万元,净利润为526万元;飞博共创2013年营收935万元,净利润148万元。

  追访

  电商成多数自媒体后期变现主渠道

  目前,自诩为“自媒体”的媒体人越来越多,他们以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为根据地,自发地撰写文章,以此为生,甚至还养活了一个团队。同道文化公司出售的股权显示了自媒体强大的变现能力,那么除了传统的广告植入,这些自媒体还有哪些套现途径呢?

  第一是用户打赏。去年3月,微信上线赞赏功能,用以鼓励优秀原创自媒体。微博、知乎、分答等平台都开设了打赏或类似功能。根据微信披露的数据,目前自媒体账号每天在微信平台上收到超过2000万的赞赏金额。不过赞赏的缺点一是非强制性,用户可以先阅读、后赞赏,赞赏金额较为“随机”;二是金额有限,微信公众号平台规定每个账号每天收到的赞赏金额不能超过5万元。

  第二是电商。电商几乎是多数自媒体大V后期的主要变现渠道,他们会引导粉丝进入自己的淘宝店或其他电商渠道购买推荐商品,自己则从自媒体变为店主商人。例如自媒体ayawawa在微信上拥有百万粉丝,在微博上拥有270万粉丝,她每天在自己的订阅号撰写文章,同时还经营着一家美妆店和一家服装店,目前美妆店已经是三皇冠店铺。

  第三是通过出售权利,例如会员、见面会门票等。其中的经典案例是“罗辑思维”的罗振宇,他曾发起一项“史上最无理”的会员募集活动,募集5000名发起会员及500名铁杆会员,前者的会费是200元,后者的会费是1200元。然而,仅6个小时,会员名额就宣告售罄,160万元收入囊中。此后,他还主导了出售papi酱广告拍卖会门票等多个事件,8000元一张的门票,招标席位100个,又赚得80万元。文/本报记者 温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