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婚事不再“天价” 没有“官方标准”能否奏效

让婚事不再“天价” 没有“官方标准”能否奏效

2017年01月18日 09:44 来源:大河网
 

  河南商报记者 程时培 吴智星

  今年1月4日,《河南商报》报道的“濮阳台前县出台‘指导标准’,彩礼不得高于6万元”一事引发广泛讨论。

  近日,河南部分县市也相继出台红白事操办新规,向大操大办宣战,向天价彩礼说不。例如,洛阳栾川要求农村乡亲随礼最高不超过100元,安阳伏道镇规定红事酒席不超过15桌。

  红白事指导标准的出台,在农村地区引发关注。但纯粹的引导,能管得住“天价彩礼”和攀比的风气吗?

  【现象】

  除了濮阳台前县外

  多地出台红白事指导标准

  今年1月4日,《河南商报》A05版报道的“濮阳台前县出台‘指导标准’,彩礼不得高于6万元”一事引发许多人的关注,当天人民日报官方微信也转载了该报道,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广泛讨论。

  近期,河南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省内多地开始出台文件指导农村婚丧事宜的简办、新办。

  2017年1月6日,栾川县下发《关于在全县开展“推动移风易俗 树立文明乡风”主题活动的通知》、《关于“加强红白理事会建设 推动移风易俗”的通知》,要求建立健全红白理事会制度,并明确了红白事参照标准。农村乡亲红事随礼,一般控制在50元之内,最高不超过100元,农村红事每桌饭菜价格不超过150元,县直单位人员不得超过300元。宴请仅限于男女双方亲戚,最多不超过20桌。白事一律实行每人一碗杂烩菜。

  安阳市伏道镇也率先在当地向天价彩礼宣战。近日,伏道镇人民政府下发《伏道镇农村红白事标准参照指导意见》,要求彩礼控制在5万元以内,酒席不超过15桌。

  商丘市宁陵县制定严格办席标准,倡导彩礼不高于3万元,媒礼不超过2000元,红事每桌不超过350元,白事每桌不超过230元。

  此外据河南商报记者了解,济源市、新乡凤泉、许昌长葛、焦作、平顶山郏县、信阳新县等地,都规定了操办红白事的规模、标准。

  【疑问】

  出台红白事指导文件

  政府管得宽不宽?

  出台红白事指导文件,省内各地也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甚至许多省市在彩礼数目的规定以外,对酒席等有着更为细致的规定。

  以四川金阳为例,早在2015年12月,该县出台了《金阳县人民政府关于遏制婚丧事宜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的实施细则(试行)》,该文件明确,婚嫁礼金总额不超过6万元;婚嫁中送亲接亲车辆不得超过6辆……

  而日前,贵州凯里市出台的规范操办酒席的新规也引起热议:除结婚酒、丧葬酒以外的其他一切酒席,一律视为违规酒席;结婚酒席操办须是本人或其子女或本人有法定抚养权的人员初婚,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外,另一方不得操办,离异父母为子女操办酒席的只能由一方在一地承办;操办婚嫁酒席时,非酒席操办当事人,一律不准以电话、信息、传话通知等方式邀请他人吃酒……

  政府出台文件管理红白事,有人点赞称此举旨在促进社会风气的好转以及改变“因婚借贷、因事致贫”的现状,出发点是善意的,并且从现实来说也是需要的。

  但也有人感觉政府管得有点宽:“政府有权力约束彩礼和办席的数量吗?是不是逾越了权限?”

  对于诸多争议,多地文明办表示,出台的“彩礼指导标准”只是引导行为,并非强制措施。台前县相关负责人说,“我们不会强制执行,只是一种引导,接下来会按照程序修订,是村规民约,让村民自己这样去做。”

  【摸索】

  风俗习惯是多年形成的

  定标准要考虑可执行性

  风俗习惯是多年形成的,一个规定就会让乡村风俗改变?多个县市的工作人员对河南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白事简办比较好约束,但红事执行标准还有一定难度。

  “标准出来,群众都比较拥护,但谁都不想带这个头。”栾川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说,按照该县的结婚习俗,县城里摆酒席一般是100桌上下,农村是六七十桌,“突然减到20桌,谁也不想带这个头。既担心被嘲笑和埋怨,又担心以后不能持续执行下去。”

  台前县文明办主任蒋坤说,“制定6万元这个标准,我们参照了跟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差不多的临近地区的做法,当地群众大部分是认可的。”

  “移风易俗是个过程。”新乡市文明办吕耕斋说,为方便老百姓理解,在2013年、2014年,凤泉区和新乡市先后出台了有关红白理事会的意见,然而该意见并没有一刀切,“接待宾朋用的烟酒档次由各村红白理事会根据村情定出上限。”

  “定标准要考虑可执行性,定下来要是没有执行的可能,就毫无意义。”安阳伏道镇一位负责人说,该镇最开始定的彩礼指导标准是3万元,“但后来我们发现3万元很难执行,就通过调研讨论把数额改成了5万元。”

  在现实的操作中,村里红白理事会是规定实施的主要推手,但红白理事会一般由村里老干部、老教师等组成,怎么保障规定的可行性?

  多地文明办和宣传部门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奖惩措施都还在研究摸索中。商丘宁陵县文明办一位负责人对河南商报记者说,对违反村规民约大操大办的群众,他们取消其参与村内一切评先的资格,是低保户的建议取消其低保资格。

  【效果】

  执行标准的越来越多

  有人把酒席改成羊肉汤

  在文件指导和村委、红白理事会的作用下,台前县目前效果初显。继1月上旬许集村有人家率先执行6万元彩礼标准后,昨天,在该县后方乡张庄村,又有一户办婚礼的人家,按照新的彩礼和办席标准办喜事。

  1月6日下发文件的栾川县,最近两天县城关镇一户人家准备办婚礼,在县里和镇里多方面做工作后,事主最终同意简办婚礼。“原来他准备了90桌酒席,按最新规定是20桌,事主最后觉得20桌不够坐,干脆一桌也不办了,来的人一人一碗羊肉骨头汤。”这名部长说。

  安阳伏道镇上述负责人表示,把彩礼标准改成5万元后,目前已经有人开始执行了。

  吕耕斋对河南商报记者说,目前新乡凤泉区全区30多个村全部成立了红白理事会,据不完全统计,凤泉区每年大约办红事1300起、白事700起,执行标准后,平均每起可比2013年前节省约15000元,一年可节省3000多万元的开支,村民吃到了省钱的甜头。

  遇到事主讲排场、比面子,村委和红白理事会的强行介入,可能面临风险。去年2月,贵州毕节公职人员制止村民大办酒席被打。因此,吕耕斋说,对待这个事光有耐心不够,还得讲技巧:凤泉区每个村的红白理事会会长在推进移风易俗时,都起着关键的作用,目前他们都由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等德高望重的“老董”来担任,有切合实际的标准,再加上这些有威信的人主持事宜,工作才比较好开展。

  “每个村的情况都不一样,因此制定规定和标准不能太死,得根据情况慢慢调整,好让老百姓有个过渡。”吕耕斋说。

 


让婚事不再“天价” 没有“官方标准”能否奏效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