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任百日 专家表示在外交领域表现比内政好

特朗普上任百日 专家表示在外交领域表现比内政好

2017年04月30日 04:01 来源:新京报
 

  特朗普上任百日 新政成效如何

  专家表示,特朗普在外交领域表现比内政好;未来如不能有效解决就业等问题选民评价会走低

  “我喜爱我以前的生活,我有很多地方可去。”近日,特朗普接受采访回顾“百日执政”时说,“现在,我的工作变得更多,我原以为(当总统)会比这要容易”。

  4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满100天。而这也是充满挑战与争议的100天。

  特朗普在内政中,纷争内斗频繁;在外交中,政策逆转出乎意料。这都是美国自1880年实施总统制以来最为突出的。

  一方面,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取得进展;但另一方面,以“美国优先”为旗号当选总统的他却在经济领域踌躇不前。民调数据也印证了这一问题。

  虽然100天并不能完全说明总统的作为与成就,但特朗普该如何解决影响其带领美国再次伟大的种种掣肘?特朗普在百日后能否有所建树?还需拭目以待。

  【外交】

  “特朗普100天成绩大都来自外交领域”

  今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4月29日是他执政第100天。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百日执政”是美国政界比较流行的判断方式,这种说法源自小罗斯福总统,他在100天内推进了15个立法(罗斯福新政主要内容),从那时起,外界开始用100天作为判断总统执政的标准之一。

  对于这种判断标准,特朗普本人揶揄称“荒谬”,因为很多总统的政治遗产都不是在百日内提出的,例如奥巴马的医改和亚太再平衡等。

  美国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百日执政”也褒贬不一。

  《华盛顿邮报》专栏文章认为,别管那些批评,特朗普总统的100天还算OK。但《纽约时报》专栏文章则认为,特朗普这100天是历史最差。《今日美国》认为,在美国现代史上,尽管历任总统100天执政之路都不平坦,但没像特朗普这般颠簸。

  作为衡量执政能力的标准之一,外界普遍认为,在过去100天,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开始站稳阵脚。美国副总统、国务卿以及防长到访多个重要亚太地区国家。不仅如此,特朗普本人也会晤了多名重要外国首脑,包括中国国家主席、德国总理、英国首相和日本首相等。

  “特朗普在外交领域表现比内政好。在中东问题上回到共和党主流派能接受的立场;在大国关系上,保持良好开局;对待盟友,也没像竞选期间所说搞单边,而是维持传统盟友关系。因此,特朗普100天成绩大都来自外交领域。”刁大明说。

  【社交】

  特朗普100天内发了将近500条推特

  除了外交领域,美国媒体还注意到,社交网络是特朗普政府的另一大特色。

  《纽约时报》统计,特朗普在100天内共发了将近500条推特,大多内容是关于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另外还有10多条挖苦奥巴马的,40多条挖苦媒体,20多条是“欺负”外国领导人等。

  【内政】

  “执政百日工作计划”落实的并不多

  相比在外交和社交网络方面的成绩,特朗普政府在内政方面可谓步履维艰。比照他去年10月底在竞选末期公布的“执政百日工作计划”,他真正落实的承诺并不多,特别是出台经济计划。

  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竞选口号,公众更看重他在内政上能取得哪些成绩,但目前来看不尽如人意。

  刁大明表示,特朗普号称要解决经济问题,但在100天内没提出完整的经济政策。奥巴马上任后马上提出救市计划,特朗普除了2月在国会演讲时提出1万亿美元基建和减税等举措,没有提出成型的系统化的经济政策。

  内政方面,特朗普能拿得出手的成绩之一是委任保守派法官戈萨奇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让美国保守派势力在未来几十年掌控最高法院。“此人50多岁,按照美国大法官平均年龄71岁来看,不仅是对最高法院,他会对美国政治产生很重要的影响力。”刁大明说。

  除了大法官人选,特朗普政府在内政领域其他成果则是通过行政令等单边手段实现的。例如,上任之初退出TPP,减少对传统能源产业限制,并一定程度上降低墨西哥非法移民入境人数。

  虽然通过行政令等手段可以实现一些突破,但并不能形成长期有效的政策方案。例如,推翻奥巴马医改法案举动无疾而终,限制某些国家穆斯林入境的行政令遭到司法阻挠,信誓旦旦要修建的围墙也尚未落实预算。

  刁大明指出,特朗普通过行政令等单边手段革除一些政策,但并未有效建立新政策,因此他的症结并不在使用行政令数量上,而是急于想通过行政令推进政策。

  “未来如不能有效解决就业等涉及很多选民利益的内政、经济问题,即便外交有所建树,选民也不会给他太好的评价。”刁大明说。

  【合作】

  “不善于与国会合作,政府很多职位仍代理”

  特朗普失败案例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善于与国会合作。刁大明指出,特朗普与国会关系不太理想,无法团结各个派系,新医改案失败就是佐证,接下来他还要推行税改,这都需要国会支持,这是他今后需要解决的大问题,即如何与国会良好沟通并配合,摸索一条有效推进政策的道路。

  尽管特朗普揶揄“百日执政”是可笑的衡量标准,但他还是要尽量使自己的成绩单好看一些,特别是在内政方面。因此,他不仅在“百日执政”前夕公布税改方案,还尽量与国会在预算方面达成妥协,避免政府停摆。他已表示,会放弃本周向国会申请兴建墨西哥围墙的拨款。

  与国会合作是重中之重,不仅是经济计划和各种相关法案,要执行特朗普新政的很多专业人士任命也亟需国会批准,目前特朗普提名的需国会批准的联邦政府职务中仍有500多个没敲定。

  “目前,特朗普政府的很多职位仍由代理人员任职,无法对关键政策提供有效建议并执行。”刁大明说。

  在这样毁誉参半的争议中,特朗普并未享有其他美国总统享有的“百日执政”蜜月期。“老冤家”CNN的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在44%左右,不仅无增长迹象,而且是艾森豪威尔以来“百日执政”支持率最低总统。

  华尔街日报和NBC News最新民调也显示,美国人对其改革政府效率和能力认可度出现下滑。但也有民调显示,96%特朗普铁杆支持者仍表示绝不后悔选他。

  刁大明表示,民调数据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特朗普的所作所为让一部分公众的期待落空,但铁杆支持者则将这种失败归咎于民主党抵制,因此仍给予他很高的支持率。另一方面,特朗普进入白宫时支持率就不高,在这种极化政治下,他的民调不可能大幅攀升,即便做成很多事情,也不能扭转对他的极端化评价趋势。

  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特朗普上任百日 专家表示在外交领域表现比内政好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