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奥数热高烧不退,各方该如何应对

全民奥数热高烧不退,各方该如何应对

2016年12月02日 14:18 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许沁

  近日,一篇题为《疯狂的学而思,疯狂的校外培训》的调查报道,将奥数培训再次推上风口浪尖。尽管教育部门每年三令五申,严禁将各类竞赛获奖证书作为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录取的依据,可依然阻止不了家长的报班热情?奥数培训机构承担着怎样的角色?相关部门又该如何监管?

  有家长自发组团请私教

  虹口区三年级小学生家长金先生原本很淡定,儿子从学校拿回来的等第制评价大多是“优良”。最近,看到周边家长给孩子报奥数班,他开始焦虑了,最后也给孩子报了名。

  相比小学生,更有低龄的学龄前儿童家长提早为孩子报名参加思维训练班。甚至还有家长自发“组团”请老师或聘请“一对一”私教。一位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找到一位经验丰富的奥数老师,自发组织了一个奥数班,并在商务楼里借了教室,每周六下午进行奥数训练。

  今年11月,上海市民办中小学校联合发布声明,抵制将各类竞赛证书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抵制将学校招生与社会培训机构办班等行为挂钩。在此情况下,社会上的奥数培训机构报名为何还是如此火爆?一位就读于沪上一家知名培训机构“一对一”思维训练班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家长徐女士说,孩子明年“小升初”,眼下正准备参加奥数、语文、英语的一系列杯赛。“不看证书,不收简历,那民办学校看什么?”徐女士坦言,尽管她对培训机构所谓的“暗箱推优”有效性半信半疑,但作为家长,不试一试心里总不踏实。

  严禁将培训与招生挂钩

  如何规范民办社会培训机构,避免他们误导学生和家长,也成为不少人关注的话题。

  业内人士建议,一方面,教育部门应加强整治将招生与社会培训机构办班挂钩的行为。目前,上海市教委和上海市民办中小学校协会已开设了举报电话;另一方面,此前对于仅在工商登记的从事教育的咨询公司,一直是教育部门监管的“软肋”。长宁区教育局终身教育科科长夏军说,根据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擅自举办民办学校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有关部门责令停止办学、退还所收费用,并对举办者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原上海中学校长唐盛昌表示,上海有资质教奥数的老师不到100位,随着《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实施,各类培训机构师资也有待规范,特别是对培训师资格的认定。

 


全民奥数热高烧不退,各方该如何应对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