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电影,如何找到新拐点

网络大电影,如何找到新拐点

2016年12月09日 07: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事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大”)制片工作已有两年的李帆最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对网大内容、质量的把关开始了。”

  上个月初,很多网大影迷注意到,视频菜单栏上的画风变了。11月4日,60多部热门网大从爱奇艺、乐视、腾讯等视频网站全部下架。

  李帆认为,备受资本市场和影视媒体热捧的网大,一直就像在野外自由生长的孩子,如今监管政策终于出台,“孩子也要收收心了”。

  “擦边球”将被判出局

  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第一次针对网络大电影进行的全面整治。60部电影下架前一天,多家制作和发行公司都收到各大视频平台发来的邮件:“贵公司的影片《×××》因广电政策原因,目前已下线,望知晓。后续发行影片请注意不要违背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避免低俗、暴力、色情、脏话等。”

  李帆提到,和院线电影要拿到“龙标”即公映许可证开始找投资、开机拍摄不同,网大几乎都是拍完以后才找平台上线,于是过去平台和网大拍摄团队都有打“擦边球”的侥幸心理,大家都要挣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爱奇艺提供的《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合作说明》中看到,在内容准入条件方面,涉及内容把关的要求仅有一条“符合国家相关政策法规”。

  12月5日,爱奇艺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内容价值观说明》,说明中明确提出“禁9条”,包括违背社会伦理准则,不良婚恋观,审美导向以及价值观有偏差,毁三观;具体展现血腥暴力情节,传播社会负能量;恶搞名著,宣扬封建迷信;涉及青少年校园伦理的,未成年涉性内容;诋毁公安军人护士医生老师形象;片名低俗化,蹭IP,宣发内容低俗无底线等9类作品,将会禁止上线。爱奇艺方表示,会重新完善《合作说明》,将最新出台的“禁9条”加进去。

  拍摄过《尸地伏魔》《坑蒙拐骗偷》等网大电影的导演刘晓志感叹:“每年有那么多人在拍网大,看别人拍色情、暴力、黄色吸引受众,获得高回报,就算我们自己不拍,投资方也会要求你拍,这是市场不成文的规则。”他很欣喜看到此类改变:“应该摆正姿态做些有份量的东西。”

  不再是前6分钟的较量

  网大演员汤斯婷明显能感觉到,大家拍片比以前更用心了。她刚接触网大时,包括导演、演员在内的制作团队不专业,没有行业标准,大家做片子的时候基本都是在追效率,一个星期就能拍一部120分钟的片子。“演员只要把台词说清楚,撑死拍3条就过。”

  此前,在网大市场中有公认的三要素:片名、海报、前6分钟。片名和海报作为第一卖点,前6分钟是视频平台提供的免费试看时限,超过6分钟后,系统会自动提示是否购买会员,或者以单片付费的方式购买观看权。6分钟后的观看时长才被视为有效播放,有效播放量才可计入片方回报。

  刘晓志说,以前很多影片只会把前6分钟做得很好,所有漂亮精彩的镜头,刺激、软色情、暴力的场面均往前放,以获取网友的购买欲,有的片子甚至没有结尾,用“未完待续”四个字草草结束。但随着从事网大拍摄的人越来越多,市场开始自发进行筛选,网友们的口味也越来越刁,视频下的评论会对网友的点击造成影响,想要存活就要有质量。

  导演、演员姚雨鑫说:“曾经只做前6分钟的人正在市场上逐渐消失,这个平台最终拼的还是内容、想法、创意,光凭着6分钟是很难在这个行业里立足的。”

  据了解,目前网大电影合作分成模式分为两种:内容分成和营销分成。制片方均按点击量参与分成。

  网大《奇葩诡探》的导演侯懿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每部上线的网大在网站点击率的基础上预计可获得平均10%有效播放量的转换。“《奇葩诡探》在爱奇艺的播放量达到了5140万,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回款。”

  据媒体报道,网大《道士下山》制作成本仅28万元,最终票房5000万元。“这确实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就像一场赌博,有赚有赔。”姚雨鑫说。

  根据近期艺恩智库发布的《中国网络大电影产业报告2016》,网大市场在不断膨胀。报告称,预计2016年全年上线约2500部,远超预计院线电影总数(485部);网大市场投资规模达5.1亿元,同比增长270%。截至2016年6月,网大出品公司已达843家,是院线电影出品公司数量的2.1倍。

  蹭IP乱相

  前不久,冯小刚的新作《我不是潘金莲》上映,网大《潘金莲就是我》《我不是你的潘金莲》《我不做潘金莲》《谁是潘金莲》《到底谁是潘金莲》《谁杀了潘巾莲》《鬼脸杀手之二炮手潘金莲》等“潘金莲”一拥而上。冯小刚的电影还没上映,《谁杀了潘巾莲》借着宣传的东风,点击率在网上早已破3000万,并且很快拍出了《谁杀了潘巾莲2》。

  为此,冯小刚也曾戏称:“下次再拍个《我不是吕布》,不过吕布这么帅,肯定也有搭车的,干脆弄个不男不女的,拍《我不是李莲英》。这次我们自己就得先搭车,弄它3个网剧、两个电视剧、一个话剧、一个舞剧,还得再来个歌剧,怎么也得跟上这大IP时代。”

  “这在网大圈是有名的蹭IP现象,借院线电影的知名度起一个相近的名字,以博取关注,混个脸熟。”侯懿洋解释。

  侯懿洋称,《道士出山》就是蹭IP最为成功的案例。2015年,拍摄时间仅8天,制作成本只有28万元,时长72分钟的《道士出山》上线,该篇原名为《茅山怪谈》,但为博热度,影片更名为与陈凯歌执导影片《道士下山》雷同的名字,影片最终以超过5000万元的票房满载而归。事实上,《道士出山》与陈凯歌的《道士下山》在内容上没有任何关系。

  《奇葩诡探》的投资方,乾道影业总经理张楚晗表示,IP是影视艺术的灵魂,也是文化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比起仅仅做IP开发中的掘金者,从根源上呵护和孕育优质IP,尊重原有的文学性,尊重原创更为重要。“一个好IP想要转化成一个好的影视项目其实是相当难的,在没有充足的准备和经验能去驾驭它的时候,强行为之只能是白白浪费了这个IP,要做就要起码维护、匹配它原有的价值或者放大它的价值,决不能毁坏或者做烂原有的价值。”

  张楚晗认为,原创才是未来核心,网大目前的蹭IP热也会逐渐归于稳定化和理性化,未来IP市场环境会趋于平稳和缓。“真正有内涵的IP终会浮出水面,展现它应有的价值。”

 


网络大电影,如何找到新拐点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