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宣布与教练贝克尔分手 罗斯博格首次称王急流勇退

2016年12月08日 13: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

  年底的男子网坛,因为德约科维奇和明星教练贝克尔的分手声明,又震动了一下。在结束了3年的合作后,贝克尔爆料小德已不够努力。在今年法网取得全满贯后,他确实放慢了脚步。在敬业程度,对冠军的渴望,甚至对家庭的牺牲精神上,他无法与先辈球员相比。就像罗斯博格拿到第一个F1赛车世界冠军,就急流勇退,也和当年同胞舒马赫的孜孜不倦形成鲜明对照。

  冠军 一个还是一串?

  昨天德约科维奇正式发表官方消息,不再与德国名宿贝克尔合作。而根据贝克尔的说法,是他主动结束了这段长达三年之久的师徒关系。在他看来,小德拿够了冠军,不够努力了。

  两人的合作,已被看做金牌搭档。其间小德拿下6个大满贯冠军,实现了全满贯和连夺四大满贯的壮举。“在一起合作度过了辉煌的三年之后,我和贝克尔共同决定结束这段合作,这三年里我们实现了几乎全部的目标,在此我对他表示深深的感谢。”小德说。

  客气的通告,掩饰不住两人背后的分歧。今年法网夺冠后,小德再无冠军入账。不但是贝克尔,团队元老瓦伊达也认为,小德失去了斗志,“当你赢了所有,如何找到你继续下去的动力?”

  这句话可以送给贝克尔的德国同胞罗斯博格(见小图)。这位今年F1赛车世界的新王者,干了件跌碎所有人眼镜的事,在年末庆功年会前宣布退役。“自己长期以来的人生目标已经达成。”罗斯博格在退役声明中说。换句话说,就是急流勇退,见好就收。

  见好就收的字眼,是不会出现在贝克尔,乃至昔日德国F1车王舒马赫的字典里的。迈克尔·舒马赫,在他头16年的职业生涯中,几乎刷新了每一项纪录。总共赢得7次总冠军。在2006年退役后,他时隔4年再度复出,又征战了2年。

  心态 散淡还是执著?

  即使是见多了车手起起伏伏的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也显得吃惊,“我被这个消息震慑到了,尼科(罗斯博格)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花自己的钱。”

  当奖金、冠军、荣耀都收入囊中,这些新一辈的冠军,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一个冠军,一次全满贯之后,无非是又一个卫冕冠军,又一次全满贯。这样的心态,让小德放慢了脚步,却让身后的穆雷加快了脚步。虽然穆雷年初落后8000多分,却在年末成功超越,登顶世界第一。

  年初的小德,还抱着职业生涯中必完成一次全满贯+奥运会冠军的金满贯的执念。但法网的成功让他彻底放松,以致影响了其后的里约奥运等诸多比赛。“他在过去六个月没有进行足够的训练,想取得过去那样的成功不是按一个按钮就能实现的,你必须倾尽所有,因为你的对手也是这样做的。”贝克尔说。

  可以理解,一个常年上紧发条的赛车,一旦熄火,再想启动,需要格外的动力。不提被认为是捕风捉影的家庭纠纷,小德常年为维持身体状态,执行的健康饮食,超负荷的体能训练,无不积攒了大量压力。需要有特别的理由,说服这个斗士,才能继续前进。

  主教练贝克尔的方式,还是激励,为了超越费德勒,成为更伟大的存在,就要继续先前的努力训练。而小德厌倦了这一套,他要从心理层面解决问题。曾治好自己弟弟抑郁症的冥想大师佩佩·伊马兹加入了团队。

  在贝克尔看来,小德已经跑偏了。他在许多场合公开表示,第一已经不是他的目标,“我需要重新找回享受网球的感觉。” 在贝克尔与瓦伊达两位教练苦劝无果后,今年的巴黎大师赛上,小德的教练包厢中,只坐着伊马兹一人。

  也许只有夺得F1总冠军才5天就宣布退役的罗斯博格,最能理解小德此刻的心态。“从我六岁开始,我就有非常清晰的梦想,那就是成为F1世界冠军。为此我几乎没有假期,一直为了这个梦想奋斗。现在我已经达成了梦想。”罗斯博格说。

  一个世界冠军突然想就此停下,换个活法。这样的举动放在过去,别人会认为他疯了。放到现在,却会引发旁人的共鸣,比如队友汉密尔顿。“我们早在13岁的时候就开始一起比赛了,当时我们总在讨论要成为冠军。”汉密尔顿回忆道,“当我加盟这支车队的时候,罗斯博格就已经在这儿了,我们又开始谈论儿时的话题。”汉密尔顿说,说不定他也会很快离开F1,“谁知道呢,也许我离开的那天很快也就来了。”

  家庭 牺牲还是呵护?

  罗斯博格退役的理由之一,是昔日亏欠家庭太多。这在盛产花花公子的F1车坛,简直是天方夜谭。在罗斯博格之前,很少有车手会公开把家庭排在冠军之前。同样,贝克尔也暗示,小德放在家庭的精力,要多于赛场。

  罗斯博格在退役长文中,深情感谢了妻子薇薇安对他的包容,和为了支持他的夺冠,整个家庭做出的牺牲。“为了训练和比赛,我没有一天陪过自己的女儿。”汉密尔顿也爆料,罗斯博格早有回归家庭的想法。“这是他18年生涯里第一次赢得(冠军),所以他决定就此停下来,并不让人意外。他喜欢家庭,还想要更多的孩子,但F1会占去你太多的时间。”

  为了适应F1的快节奏,陪伴车手的,往往是女友,而非妻子。汉密尔顿成名以来,更换的女友已经数不清了。这和罗斯博格田园牧歌的家庭生活,显得格格不入。

  选择事业还是家庭,成了职业运动员的烦恼,即使在重视家庭观念的网坛,运动员也有相似的问题。比如贝克尔,就是昔日著名的德国网坛花花公子。对德约科维奇完美的家庭生活,贝克尔投去的未必全是欣赏的目光,“职业网球选手可能是所有运动员中最自私的,因为你必须要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方方面面,而他是第一个说自己是一个以家庭为重的球员。”

  事业 专一还是戏弄?

  有意思的是,昔日家庭生活一塌糊涂的贝克尔,至今仍是德国人气最旺的体育明星。好男人罗斯博格除了这次退役,在F1世界并没有存在感。而重视家庭的小德排名退居第二后,大家纷纷看好的,居然是多次消极比赛被处罚的克耶高斯。

  对于F1世界,罗斯博格实在太谦逊了,很难将其与赛车场上那些热血沸腾、脾气火暴的车手联系到一起。即使队友将“小甜甜”的照片贴在罗斯博格的护照上,他居然也没有生气。

  F1掌门人伯尼公开表示,罗斯博格是围场内最没有星味的车手之一。他公开表示,与其罗斯博格夺冠,他更希望看到汉密尔顿夺冠,在伯尼看来,罗斯博格夺冠对F1运动发展毫无帮助。

  网坛也是一样。当纳达尔被问到看好哪个新生代球员,他提到克耶高斯。“我所谈论的年轻球员是年龄在19到20岁左右。克耶高斯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潜力。”

  但克耶高斯根本不用赢得大满贯,就足以名利双收,最近“消极比赛”已经成了他的一个另类标签。2015年温网,2016年上海大师杯,他多次直接放弃接对手的发球。当然,这些消极比赛,无不为克耶高斯招来麻烦和处罚。近两年他被罚款已接近10万美元,但不妨碍他越来越红。

  如果未来网坛成了克耶高斯的天下,不知网球观众是否也需要更新换代。即使德约科维奇经常和托米奇在一起训练,也看不惯后者的态度,“我看到了他的行为。这是不对的,他最好尽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因为现在的他仍然年轻,可以成为更好的球员。”对年轻球员传帮带,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小德继续留在网坛的新的动力。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