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黑市调查:一只获利近万元 南宁桂林可买活体

2017年02月20日 02:03 来源:新京报
分享

  2月11日,南宁市森林公安局查获活体穿山甲及冻体穿山甲各一只,活体穿山甲当即被送往救助站,但于次日死亡,警方发现这只穿山甲被卖家喂了水泥以增重。

  因穿山甲是稀有野生动物,许多人迷信其可大补,在广东、广西、云南等地,穿山甲消费需求旺盛,黑市交易猖獗,一只动辄上万元。

  环保志愿者和新京报记者历时十天,以购“甲”者身份辗转南宁、桂林、昆明三地,发现在这些地方想要买到活体或者冻体的穿山甲并不难,穿山甲鳞片也通过QQ群等网络公然销售。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部分动保人士透露,受利益驱使,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穿山甲等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逐渐形成了一条地下产业链。云南警方亦证实,由于我国土生土长的中华穿山甲已极度濒危,摆上餐桌的穿山甲多由东南亚走私偷渡入境。

  被喂水泥增重,穿山甲死在解救后

  春节还没过完,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穿山甲被吃掉的消息,中国生物多样性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志愿者宁志杰(化名)坐不住了。

  2月8日,他从河南出发,前往广西调查暗访,第一站选定南宁。

  刚下飞机,宁志杰就开始寻找线人,“刚开始,我和旅游大巴司机聊,他说有认识的地方可以带我去吃穿山甲。第二天又说风声太紧,店家对陌生人不放心,不敢卖。我又和停车场管理员聊,他说在广西很容易买到穿山甲,但是必须经熟人介绍才行。”宁志杰说。

  2月10日,一名黑摩的司机给了宁志杰线索。黑摩的司机首先带他来到中药材店铺集中的中绕路,一共问了十多家药材店,发现均可买到穿山甲鳞片,只有两三家表示店里没有现货。

  随后,黑摩的司机带他来到济南路北一街的巷子内,这个地方宁志杰之前独自来摸过,但一无所获。

因被卖家喂水泥增重,这只穿山甲于被解救次日死亡。志愿者供图

  黑摩的司机很快打听到,进巷子第三家店铺有穿山甲出售。中年女老板询问黑摩的司机,是谁要买穿山甲。黑摩的司机指了指站在对面的宁志杰,女老板立马摆手说:“他,不卖的。昨天他来过,不敢卖。”经黑摩的司机一番交涉,女老板最终答应卖:冻体每斤500元,活体每斤650元。女老板随后离开取货。

  等了20多分钟,女老板和一名中年男子抱着饮料箱从隔壁巷子走出来。进屋后,宁志杰表示要先看货,这时女老板的手机铃声响起,接通电话后,宁志杰听到对方说“没有情况,安全”。女老板仍不放心,要求查看宁志杰的身份证和车票,没有发现异样,她才将饮料箱打开,里面由一层蓝色网兜和黑色塑料袋包裹,一一去除后,一只活体穿山甲出现在眼前。只见这只穿山甲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随后,宁志杰离开,前往南宁市森林公安局报案。经过警方部署,2月11日,宁志杰再次通过黑摩的司机联系女老板,约定地点拿货。交易过程中,民警将女老板和上述中年男子抓获,目前两人已被刑事拘留。在此案中,警方查获活体穿山甲及冻体穿山甲各一只,活体穿山甲当即被送往救助站,但于次日死亡,这只穿山甲被卖家喂了水泥以增重。

  2月12日,宁志杰得到消息,柳州、桂林也存在穿山甲黑市交易。

  宁志杰通过另外一名黑摩的司机联系上了在他老家桂林荔浦的一个卖家,“这个摩的司机说,卖家是他一个关系挺好的朋友,经营野生动物已有二十年。”在交了800元定金后,宁志杰和卖家商定,次日下午前往荔浦拿货。

  随后,宁志杰北上来到桂林,并向桂林森林公安局报案。2月13日中午,宁志杰到达荔浦,卖家开车前来接头,两人一起前往修仁镇。

  “卖家说他手上没货,带我去修仁镇找一个姓梁的,在他家里看到两只活的穿山甲,用蛇皮袋装着,要价860元一斤,两只穿山甲15斤要12700元,要求现金交易。”宁志杰说。

  宁志杰称身上现金不够,说服卖家送他去取钱,走到半路,得到通知的森林公安民警赶到将卖家逮捕,并成功解救两只活体穿山甲。

交涉中,身在广东汕头的卖家林某某给记者发来活体穿山甲视频。视频截图

  销售隐蔽,卖家两换交易地点

  因为我国土生土长的中华穿山甲已极度濒危,目前国内市场消费的穿山甲多数是从东南亚地区走私、偷渡入境。

  去年2月浙江永嘉警方查处的一起特大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即深入揭示了穿山甲等野生动物非法入境的地下产业链。

  此案中,多年从事野味销售的商人阚某,所销售的野生动物是从广东、广西等地收购,以穿甲山居多,有活体也有冻体。阚某主要是从广西人李某和广东人尹某处收购,然后销售给温州各地的餐饮场所,“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星期就要进一批货。”

  作为阚某的上家,李某长期在中越边境活动,他从境外低价购入穿山甲、熊掌等濒危野生动物及制品,然后贩卖到国内各地。李某等人通过客车把“货物”托运到温州转交给阚某,阚某在温州市区设了两个仓库,一个专门存放活的穿山甲,另一个用于存放冰冻的穿山甲和熊掌。阚某被抓获时,警方在这两个仓库查获冰冻穿山甲137只以及熊掌57只,该案案值高达上亿元。

  在地处中越边境的广西防城港等地,近年查获的多起穿山甲走私案件都呈现出集团作案的特点。一些不法分子通过水路从中越边境非设关码头偷运穿山甲进入我国境内。货物入境后,他们往往会通过十分隐蔽的方式运抵下一个买家,有的混杂在海鲜等产品中,有的通过大件物流进行中转。去年6月,防城港警方曾在一辆大巴车上查获穿山甲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66只,该批动物被藏至一堆行李下的暗箱中,十分隐蔽。

  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与广西一样是穿山甲非法入境的重点地区。

  记者在云南联系到的一名中间人介绍,省会昆明的穿山甲交易量比较小,在云南边境地区则要大得多,都是从缅甸、越南等地直接偷渡或走私过来。

  他说,昆明的卖家在整个穿山甲交易链中属于“下下线”,需要从上线老板那里拿货,一般都要交了定金才去拿货,正式交易之前也不会让你看到活的穿山甲。据其介绍,上线卖家一般都是在边境那边有认识的人,将货偷渡、走私入境后,再通过汽车运往各地,“这种东西见不了光的,只能用汽车运输。”

  2月14日,新京报记者飞抵昆明,与当晚赶到这里的宁志杰会合,一同展开暗访调查。记者通过中间人得知,在昆明和平村海鲜市场有人售卖穿山甲,但是一般不会卖给陌生人。

  15日下午,记者与宁志杰来到和平村海鲜市场,通过中间人联系上了一位卖家。

  这名卖家说,活体和冻体穿山甲都有,但是需要先交定金,活体到货需要等两天,冻体需要等一天。

  据中间人介绍,这名卖家专做野味生意,平时向饭店供货,除了穿山甲,还卖竹鼠、旱獭等。所售穿山甲大多来自东南亚。

  当晚,宁志杰向卖家提供的银行账号转账5000元作为定金,并约定17日上午9点前去拿货。

  16日上午,宁志杰前往云南省森林公安报案。当晚,云南省森林公安让宁志杰到局里商量抓捕方案。民警称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宁志杰不要出面交易,由其将卖家约到指定地点,再由警方采取行动。如果卖家不同意便作罢。当晚10时许,民警带领宁志杰和记者到和平村海鲜市场踩点。

  就在宁志杰和民警商量抓捕过程中,卖家打来电话,让宁志杰带足现金,当晚提前拿货。但这一行动方案未获警方同意。

  17日上午8点左右,卖家再次给宁志杰打来电话,称货不在他店里,看到现金后才能带领宁志杰去拿货。宁志杰将这一情况告知警方,民警也不同意以此方式交易。

  过了约定的交易时间,卖方再也没有打来电话。

  云南省森林公安一民警告诉记者,这个卖家他们此前已经注意到,在之前查处的穿山甲非法交易中也曾出现过他的身影,“他只是一个小角色。”

  该民警表示,穿山甲地下交易在西双版纳等边境地区非常泛滥。在以往查处的案件中,有的穿山甲地下交易和毒品、枪支走私混杂在一起,情况复杂,因此志愿者出面交易的风险系数很大。

  在昆明,除了活体或者冻体穿山甲,还可轻松买到穿山甲鳞片,卖家明知违法,依然公开售卖。

  在昆明官渡区菊花园中药材交易市场三楼,聚集着数百家中药材经营商,门前摆满各种云南特色中药材。

  在市场18区4街一家名为“炟仁堂”的中药材店内,看到记者前来打听,老板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然后从一个罐装的盒子内,拿出一片穿山甲鳞片给记者看。

  这名老板表示,大鳞片3000元一公斤,小鳞片2800元一公斤,“大的是穿山甲背上的,小的是它的脚趾甲。”据他介绍,这些鳞片是从东南亚那边过来的,“在东南亚有人专门收购,我们直接找那边的老板拿货,再带过来。”

  这名老板表示,穿山甲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卖鳞片也违法,“你要买的话,必须在我这里磨成粉才能带走,不然过不了安检。”

  记者随机走访了市场的13家店铺,确认其中6家卖穿山甲鳞片,并且均可通过快递物流全国发货。

在昆明菊花园中药材市场很容易买到甲片。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摄

  销售网络化,可生鲜快递发活体

  除了广西、云南等地的线下黑市交易,网络也是穿山甲非法销售的一个重要渠道。

  新京报记者网上搜索发现,在“穿山甲公子”事件发生后,有关穿山甲买卖的消息已被删除很多,但在百度贴吧·穿山甲吧中,仍能看到一些穿山甲养殖的信息。根据贴吧中提供的穿山甲养殖QQ群的群号,记者申请加入这一名为“甲群”的QQ群。同时,记者通过QQ添加群进行查找,输入“穿山甲”关键词,可以搜到很多QQ群,如“穿山甲养殖供销”、“柳州穿山甲野味”、“文玩穿山甲壳”等。记者注意到,上述QQ群少的有三四十人,多的达近千人。

  在这些群中,有人要求收购穿山甲种苗,也有人出售穿山甲鳞片,而在私聊中更有人出售活体及冻体穿山甲。

  一位网名为“杨生”的网友号称出售穿山甲种苗,称自己手上有种苗,一万五一只,大概三斤重,他告诫记者:“穿山甲要驯化后变成家畜才可养活,外面那些灌沙入甲肚的野货,养不活的。”

  另一名“购销甲片”的网友,自称“张哥”,广州人,给记者发来定位显示人在越南,等回国后可以给记者安排发货。他向记者展示了多种货品及价格,其中穿山甲2500元一斤,眼镜蛇王泡制的蛇酒一万元一坛、象牙一万元一公斤。

  记者表现出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询问如何交易,对方表示不走淘宝,要款到发货,发货前可以通过视频确定(穿山甲)是活体冷冻,然后通过生鲜快递的方式发货,如果想要活体,要加2000元,可以通过物流发货。记者表示价格太贵,先款后货不放心,想要线下见面交易,遭到对方拒绝。

  13日上午,记者通过了“肖记野味批发行”的QQ好友认证,此人是QQ群“柳州穿山甲野味”的群主。记者以买野味送礼为借口向对方询问是否有穿山甲可以买,对方回复记者称,自己在广州做生意,手上确实有穿山甲,并且发来几张宰杀好的穿山甲照片。“如果你有朋友在广州,可以自己过来提货。”

  2月15日,记者联系一个名叫“苏坡慢”的网友,对方自称贵州人,平时卖白腹锦鸡,他的上家手里有穿山甲,“我们这都是越南货,货源稳定,你可以放心,有时候走广西过来,有时候走文山过来。”

  记者向对方询问如何交易,“苏坡慢”称要先款后货,1500块一斤,而且需要记者先提供一半的押金,他才会去上家那里取货,如果对他不放心,也可以到贵州当面交易。记者表示价格太贵,能不能直接从他上家手里拿货,对方说:“我自己拿货就要1300元一斤,至于我上家那边不方便告诉你。”

广西南宁卖家向志愿者展示一只活体穿山甲。志愿者供图

  流向餐桌,一只穿山甲获利近万元

  闯过重重关卡,多数来自东南亚的穿山甲流向广东、广西,这里素来是珍稀野生动物的重点消费地区。

  2月10日晚,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汕头一名售“甲”者。该人自称林某某,他给记者发来的名片显示,担任汕头某饭店厨师长一职。

  林某某表示,因为自己担任厨师长,手里有些资源,平时也在网上卖穿山甲,但是活体不敢发货,只能杀好再发,整只带鳞片的为900元一斤,不带鳞片的680元一斤。有些冷冻时间长一些,则会便宜一点,400多元一斤。只接受款到发货,不走淘宝,但是可以见面交易。

  林某某称,吃穿山甲在当地并不罕见,近几年情况好一些,前几年特别疯狂。“我自己在朋友圈卖,每个月少的三四只,多的时候能卖七八只。”

  林某某称,他以前在汕头另一酒楼工作,“潮汕三市他家做得最大,做了十几二十年,杀了最少有十万只穿山甲。”他说,以前“环境好”的时候,酒楼仓库里会有几十只存货,每天都要杀十几只,现在“环境不好”,存的穿山甲就少一些。

  “我每天都要照顾它们(穿山甲),这些穿山甲肚子里都是被打过东西的,什么石灰水啊之类的,都养不活,但是我们为了它们不掉秤,就每天拿牛奶和山药粉拌在一起,用针头和管子直接打到它们胃里去。”林某某说,还有一些卖家,卖活体穿山甲为了增重或保持卖相,会向穿山甲体内注射泥沙、涂料、石膏,甚至注射镇静剂、兴奋剂和防腐剂等,这样的穿山甲,就算不杀,也活不了多久。

  “我之前工作的酒楼做得大,可以直接从国外拿货。现在的做得小,只能找他们拿货,他就相当于我们当地的龙头老大。”林某某说,他之前供职的酒楼只做高端生意,除了穿山甲还卖熊掌,“听说前几天一个星期做了13只熊掌。”

  一位熟悉行情的餐饮业人士告诉记者,在地下野生动物贸易中,以穿山甲、巨蜥、熊掌最受欢迎。这些野味在产地捕杀后的价格并不算太高,在境外更是便宜,但是经过各道贩运环节,呈上餐桌时已经变成天价了。比如穿山甲,在中越边境收购价格仅为几百元一只,可到了餐桌上,价格就高达近2000元一公斤,以一只穿山甲6-7公斤计算,仅一只穿山甲就能给产业链带来近万元的收益。而巨蜥、熊掌的价格更为昂贵,卖家的获利空间也更大。

  有动保人士介绍,在解救穿山甲行动中,他们曾亲眼看到过被剥去鳞片的穿山甲,这些穿山甲本该在大自然里自由奔走,却化作一盘盘“野味”。动保人士呼吁,野生动物是地理环境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与人类自身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一个举报电话就可能阻断野生动物违法产业链:保护野生动物,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

  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实习生 刘经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