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网综《火星2》超11亿收官 “火星人设”藏玄机

2017年01月22日 15:12 来源:华声在线
分享

  由优酷和银河酷娱出品、快乐全球传媒联合出品的《火星情报局2》正式收官。截至发稿,《火星情报局2》的播放量已突破11亿大关,与节目相关的微博阅读量超过23亿。

  此外,《火星情报局》横扫各大综艺榜单,成为2016年当之无愧的超级网综。节目的成长也是显而易见的。诸如杨迪、沈梦辰、刘维等高级特工因节目走红,成为各大综艺竞相邀约的“香饽饽”。

  有网友甚至评论道:这是一档看了还想看的“上瘾综艺”。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火星情报局》长兴不衰、从综艺红海中绝杀出线成为常青综艺?

  一千个网友有一千个《火星情报局》,相信大家在看完整季节目后,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我们都可以从“火星人”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非演员

  没有当红“炸子鸡”、没有复杂的节目模式,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本”,有的只是局长和特工们在复古的欧洲元老院议事厅里,对大数据下的人类乃至宇宙话题进行探讨与分析。然而,就是这样一档类似“侃大山”的节目却意外走红了。《火星情报局》最巧妙的地方莫过于将一群极富个性、极具舞台张力的嘉宾聚集到了一起,看似无意安排,实则内有玄机。

  当大家都在热议薛之谦段子时,我们反而应该听听他的实话。尽管写出了《演员》这样的歌,然而薛之谦却是一个“非演员”,因为,他是《火星情报局》舞台上,最敢说、最能说、最会说的其中之一。

  揭短于人前,透彻在心间。对于其他特工,薛之谦总是犀利地“戳穿”。在“人艰不拆”被封为新时代的社交正义的时候,他不屑去“配合任何人的表演”。

  薛之谦的戳穿方式,怪诞不羁。他甩出一句“神经病啊”,用夸张的动作和令人叫绝的脑洞,给观众撕开淋漓的现实。沈梦辰的露肩P腿,痴汉钱枫对雪芙的情愫,田源loser内核的外在自吹,以及杨迪爆红之后内心的局促和担忧,都逃不过薛之谦的利嘴。

  “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薛之谦幽默的“揭穿”可能达到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无论是节目内外,薛之谦从未掩饰过爆红之后上综艺的目的:积攒人气做专辑。

  薛之谦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说真话的人从不讨喜,而讨喜的人从不讲真话。我们往往被段子的外表迷惑,不知其内在质地的纯良珍贵。

  见众生

  我见人见众生见,是佛法中的三种层次。唯有心胸足够旷达的人,才能看清自己的同时感知众生。也唯有视角足够开阔的节目,才能在让人发笑的同时思考。

  《火星》也有众生相:除了“生老病死”不可抗逆,它更关心的是“贪嗔爱恨”可否治愈。

  钱枫或许是“求不得”的典型:无论怎样对雪芙示好,换来的基本都是不屑一顾。思慕美人,或许只有远隔天涯两不相见才动人。可偏偏碰在一个节目里,男生最怕的还是女生那句“不可能”。

  田源在节目中展现的市井气,或许不那么叫人愿意亲近。但仔细想来,一些看似很low的想法,未必真的不可爱。为求生计而拍局长马屁,为贪嗔痴爱怨妒着迷,不就是我们未曾看见的自己?作为一个符号化的人物,观众已经不自觉地将田源当成了内心的黑天使。我们大多数迫于面子不敢表达的观点,从他口中听到的时候自然心照不宣。

  钱枫和田源,一个为把妹操心,一个为生计劳累。传统意义上,他们算不上英雄。但在多元化的网络语境,他们或许可以算作“痞子英雄”。火星存亡,痞子有责。当薛之谦要当“和平侠”,张双利要当“时尚侠”的时候,他们两个呢?

  钱枫要当“鸟人”,要让以前不鸟他的人现在都鸟他。田源要当“蹭侠”,所有人的好处他都蹭一下。这样的梦想,该不该被嘲笑?周星驰的电影《济公》,黄秋生饰演的乞丐最大的愿望就是:天天有鸡屁股吃。李连杰的电影《太极张三丰》,他的梦想从始至终就是有豆沙包吃就开心了。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一个红玫瑰,热情如火,是心口的朱砂痣;一个白玫瑰,冷香动人,是床前的明月光。

  应采儿和郭雪芙或许就是《火星》的红白玫瑰。应采儿的开朗个性,很容易和特工们打成一片。郭雪芙却几乎不抛出任何梗,但却“任是无情也动人”。沈梦辰作为“女汉子和萌妹”的矛盾纠结体,可能将自己弄成了红白相间的山茶花。她有时会撩起袖子挑战局长的权威,有时又会因为一点“小确幸”而泪流满面。

  《天龙八部》中有种白底红纹的山茶花叫“美人抓破脸”,羞赧中带着三分泼辣,恰如充满争议的沈梦辰。三个女人一台戏,无论红白玫瑰山茶花,她们都是最真的“那些花儿”。

  杨迪和刘维,在《火星》爆红的同时,也遭受着流言蜚语。小人物的故事,都足够辛酸励志。人前嬉笑怒骂,幕后独自泪洒。你或许记不住《西游降魔篇》里那个不停“喷血”的杨迪,也没理由去找《美人鱼》里被P掉脑袋的杨迪,但你一定在《火星》看到了“把苦难化成段子”的杨迪。

  刘维的经历并不比杨迪简单,每一位高级特工的背后或许都有半期《艺术人生》。没有十年生聚,哪有厚积薄发?即便是段子手薛之谦,也熬过了没有太多关注的漫长岁月。从《认真的雪》到《演员》,无人问津上海究竟过了多少个飘雪的冬天。

  如果有柠檬,不妨做杯柠檬水。《火星》的导演组,曾经透露过高级特工的选角标准:有十年以上的储备和积累。

  十年,对于一个艺人,终于换来了台上的五分钟。却不想,争议从来不关心背后的时间。小人物的奋斗史,让《火星》的生态更健全。

  掌舵人

  如果没有汪涵,很难想象《火星》会飘向何方。当节目中能够见到太多的众生,即便不需要圣人,也应该需要掌舵人。

  如果之前的《天天向上》让人看见的汪涵是“讲道理的孔圣人”,学识渊博。那么《火星情报局》让人看见的汪涵就是“有网感的孔夫子”,真切可感。如果特工们都是一个个孤立的点,那么汪涵就用丰富的阅历将他们串成线。

  网综难免有一些思维的牛角尖钻,因为剑走偏锋入魔道,而被总局点名批评或封杀的节目不在少数。有了局长汪涵,观众也不必担心流于低俗化。他不是一个令人排斥的高高在上的说教者,而是一个循循善诱叫人不得不爱的“老司机”。

  第一季的网友,或许曲解了“老司机”的含义。他的作用如同华生之于福尔摩斯:如果没有阅历足够丰富的人从多维度和汪涵对话,局长的很多论调会找不到支撑点。

  汪涵或许是火星最厉害的捧哏,但能够捧他的却只有老司机。这么有爱的CP哪里找?无论是将观众“笑”出千里之外的费玉清、第一季就被让网友称为“上来哥”的张宇,还是将精巧小故事讲得引人入胜的巫启贤,老司机界的长老们,与局长一唱一和,可谓各有千秋,极尽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有《火星情报局》两季的火热在前开路,2017年优酷通过自组局方式打造出更多自制爆款“超级网综”将指日可待。如果有人问为何爱看《火星》?自然和雄心壮志无关。吃夜宵是因为嘴巴寂寞,看火星是因为能够洞见本我。

  重拾好奇的乐趣,从那句“我发现”开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