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儿痴迷保健品被骗 老人苦寻2年成功追回8万元

2017年02月27日 16:21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

  老伴儿痴迷保健品被骗 苦寻2年法庭鏖战3小时

  老人靠什么成功追回8万元

  在该口服液产品的说明书中,主要的原料中写明包含山梨酸钾。但是在国标中,山梨酸钾的使用范围中不包括保健品。

  几天前,85岁的刘大爷收到了保健品公司转来的8万元钱。

  他的老伴儿张阿姨痴迷购买保健品多年,常常出去参加社会活动,并不时带回保健品。起初,刘大爷以为老伴关心自己身体并未在意,但随着家里不断地增添保健按摩床、保健热水器、羊奶粉、口服液……各类保健食品、用品堆积成山,不大的家里几乎被保健品占满。家里已经没有什么积蓄了,很多钱都购买了保健品。刘大爷才恍然警醒“老伴是不是被骗了”。

  张阿姨又在小区外的保健品店一次性购买了可以喝十年的保健口服液,并将货品存放在保健品公司仓库。两个月后,保健品店撤店,张阿姨的保健口服液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刘大爷最终通过诉讼的方式进行维权,经过当庭调解返还了8万元。刘大爷如何让保健品公司退还了8万元养老钱?

  苦寻两年找到保健品公司

  北三环附近,刘大爷的家里仍旧堆放着各式保健品。对于保健品,刘大爷的心里对其十分厌恶。

  2014年12月,在张阿姨家小区门前,新开了一家保健品店。已经购买多年保健品的张阿姨在销售人员的几句推销下便走进店内。销售人员告诉她,买十箱之后便可以每年参与抽奖,奖项是免费的全国旅游。但是,张阿姨的家里堆放了很多保健品,已经没有空间再去摆放这十箱口服液。

  销售人员“贴心”地表示,保健品可以存放在公司的仓库中,随用随取,同时也不必担心保质期的问题,厂家会提供最新生产日期的产品。

  张阿姨痴迷于各类保健品,更热衷于保健品公司举办的各种讲座与旅游。这次,她痛快地掏出83520元购买了十箱,共180盒保健口服液。

  带着免费旅游的幻想,张阿姨欣喜地回到家中。谁知这家保健品销售店面在两个月后消失不见,老人一下子财物两空。张阿姨还没来得及去拿一箱,店就没了。

  刘大爷发现老伴儿的状态突然不好,一问得知保健品店关门了。

  在刘大爷的耐心劝导下,老伴儿终于向其交代,自己购买保健品已经几年了,经常不在家就是因为出去参加保健品公司所组织的各类活动。保健品公司销售人员的嘘寒问暖让老人体验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她说比起自己的老伴儿,销售的小伙子更像是家人。”

  刘大爷有些疑虑,便开始在小区中寻找同样的受害者。经过了近两年的多方寻找,在小区中找到一名保健口服液购买者,通过他终于找到了这家公司。

  与公司多次沟通中,刘大爷坚持全额退还货款,但是保健品公司却一再推脱,不愿退货。去年年底,老人找到了为老年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维银龄研究与服务中心,打算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解决。

  就差两天险些错过诉讼期

  当老人来到法律援助机构后,律师发现,还剩下两天时间,案例就要超过两年的诉讼期。

  北京律维银龄研究与服务中心主任卢明生抓紧时间对老人提供的证据材料进行研究,“研究后发现老人有被欺骗的可能,便开始准备立案。要在法律程序上,让老人有权去维权诉讼。”

  卢明生在对证据材料分析后发现,其购买的保健品除销售人员存在虚假宣传外,该保健品含国家明令禁止添加的食品添加剂。保健品公司卖给张阿姨口服液的行为属于不合理的消费,“一次服用一支至两支,十箱口服液大概是一名老人十年的用量。这样就不是合理的消费行为。”

  更为重要的是,在该口服液产品的说明书中,主要的原料中写明包含山梨酸钾,“是食用的食品添加剂,用于防腐。但是在国标中,山梨酸钾的使用范围中不包括保健品。”但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中,该公司却未曾标注产品中含有山梨酸钾,“所以,销售行为涉嫌欺诈,在质量上也有问题,这两个问题都存在。”

  在开庭前,保健品公司收到传票。当天就有工作人员到了老人家中,表示可以退还一半的款项,但是刘大爷仍旧坚持全额退还。

  此后不久,便有销售人员给张阿姨打来电话,表示彼此认识多年,还有感情,是否可以撤诉,不走法律程序。张阿姨犹豫了,她一直想参与到该公司组织的老年游,与其他老人在一起聊天、游玩。刘大爷态度鲜明,“她的心理是能谈就谈,她既想能退回钱款,又不想破坏与公司的关系,但是我坚决反对。”

  鏖战3小时终于被退8万

  保健品公司声称在撤店时,给每位会员老人都打电话,但是无人接听。每年的抽奖活动该公司也在进行,但是每次通知时张阿姨家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但是,在卢明生看来,这些说法都没有证据支持。“都是一些站不住脚的说辞,没有办法证明。”

  庭审当天调解中,保健品公司一直坚持退还4万元。在原告律师的举证后,公司便将退还一半的货款调整到退还5万元。

  涨到了5万元后,在不断的僵持与辩论中,保健品公司最终将退还金额涨到了8万元。

  律师举证该企业中的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问题,该企业否认使用此类添加剂。但是根据《产品质量法》、《标签法》,标签、说明书中写明的成分,就是企业对其产品所含成分的自认。“他们所说的这些理据都站不住脚,对方认为自己有败诉的可能,所以退还的款项才从4万元一直涨到了8万元,调解一共进行了3个多小时。”

  张阿姨一共花费了83520元,最后调解返还8万元,剩下的部分老人也不再追究。“老人并不是通过这件事想对这家公司进行更多的索赔,只是想拿回自己的本金。”卢明生表示,根据食品安全法,涉及产品质量问题,老人可以向这家公司提起十倍的赔偿。“在事实中,这种要求也是有理据支持的。但是老人没有这样起诉,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养老钱。”

  作为一名老兵,在离开法院时,刘大爷向法官和书记员敬了两个军礼。“老人还是很高兴的,能把自己的养老钱要回来。”

  几天前,退还的8万元钱款也全部转至了刘大爷的账户中。在支付钱款的当天,销售人员来到老人家要走了货物收据的原件。

  老人极缺安全感易入陷阱

  在社区做公益讲座时,卢明生发现许多老年人情感上孤独,在情感上缺乏安全感。他们的子女很少陪伴在身边,与老伴儿间也常发生争吵。销售人员常围在老人身边,动辄以“爸妈”相称。老人消费的时候刻意躲避子女,生怕子女知道自己购买保健品的行为。还有一部分老年人,在财产和身体上缺乏安全感,认为自己的养老金不够,希望用钱生钱的方式积攒养老金,而常在购买理财产品中被骗。有部分老人希望自己身体健康,开始对保健品产生兴趣以及依赖。“一些老年人在认知能力上受损,对于这样的陷阱没有高的分辨能力。”

  卢明生表示,对于公司来说,在客观上很多都存在包装中夸大虚假宣传、产品质量问题等,对于此类公司相关部门应该加大处罚力度,使其违法后要付出高额的成本。

  《北京市万名老人养老服务需求调研》显示,在10000名老人中,使用过或正在使用保健品的有6801人,占样本总量的68.01%;从保健品的购买渠道看,通过商场购买的有2304人,通过媒体广告购买的有1751人,通过公司推销购买的有1733人,通过网上购买的有726人。购买渠道多元及消费方式的多样性,使得现有监管难度增大,各类保健品骗局层出不穷。

  “这个案例中,被骗老人在销售人员‘免费旅游抽奖’的利诱下,花费8万多元购买保健品,而后并未拿到保健品,并且该保健品在质量上存在问题。”卢明生表示,购买保健品应当选择正规渠道,切勿贪小便宜,落入消费骗局。

  虽然案子已经结束,货款也已经退还,但是张阿姨对保健品仍旧深信不疑。与老伴儿间的争吵也在退款后变得频繁,“她不认为自己被骗,依旧坚持要去购买保健品。”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分享